新闻频道 > 湖北政务

交通违章权威查询
绥化代考
发布时间:2016-05-31 05:59:39 来源:长江商报进入电子报

绥化代考【想一次性安全通过】[找客服扣扣█《σσ:99871308》█公司常年操作,有专业的团队联盟,█在各个地区也有相关信息█,立马合作,保证一次性通过,选择我们选择成功。

  原标题:资深打工仔东南飞:出国五年比在国内十年挣得多

  ◎每经记者 周恒

  路修好了,人却少了;房子盖宽敞了,大部分时间却是空荡荡的。如果回家的时间不是春节,在村里很难凑齐四个人打麻将。在外打工15年,尽管曹永辉每年至少回老家一次,但剧烈变化的村庄让他越来越感觉陌生。

  33岁的曹永辉来自务工人员输出大省河南,除了是三个女儿的父亲,他另外一个身份是几百号越南工人的领导。自2000年广州“出道”以来,他就在一家台资鞋厂上班。随着这个劳动密集型工厂的迁移,曹永辉的工作地点也多次转换。5年前,他从福州调到了越南清化省。

  在越南工作一年后,曹永辉在老家县城买了一套140多平方米的房子。现在,他和妻子都在越南工作,是让当地人“羡慕嫉妒恨”的“中干”(来自中国的干部),两人月收入都在1万元以上,厂里当地工人的平均工资则在1100元左右。

  不过,曹永辉时常感觉“给人打工的日子过够了,”准备再干两年攒一笔钱回老家自己做事情。但是回家干什么?他一直没有头绪。其实,“干两年回家”这种想法,他五年前刚到越南时就有,只是迫于生活压力一直都没能实现。

  被“掏空”的农村

  在曹永辉的老家临颍县曹庄村,他是较早南下打工的人。彼时,村里人主要收入来自务农,外出务工的多是毛头小子。

  大概五六年前,曹庄村和附近几个自然村的农田开始被人几百亩甚至上千亩地承包,农村的劳动力开始全面被解放。外出打工的人发现,在田里辛辛苦苦忙活了一年,还抵不上在外打工两三个月的工资。

  十里八乡的村民很多成了迁徙的候鸟,只有春节期间才回家过年。虽然村里路修好了,房子宽敞了,但人却越来越少了。小时候经常洗澡摸鱼的池塘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被垃圾填满,一到夏天就散发出刺鼻的臭味。

  距离曹庄村一公里远的大周村,是镇上较早进行新农村建设的自然村,前两年一口气修了一百多套商品房,房价卖到1200多元一平方米,但八成以上都没能卖出去。“房子卖不出去,今年春节前开始搞促销,一平方米降到900元,但还是没人买。”一名当地村民向记者表示。

  有钱的村民,基本都像曹永辉一样,在县城购买了房产。临颍县城的房价,也已经涨到3000元一平方米。而七八年前,同样地段的房价不足千元。“现在农村结婚,很多女方要求男方必须在县城有一套房子。”一位大周村的村民说,村里至少有三成的家庭在县城或省城买了房子。

  “如果不是春节,平时老家很少有人,能出去打工的都出去了,感觉村里像被掏空了。”在曹永辉看来,年轻一代早已没有了务农意识,愿意回去的人越来越少,农村仍会加剧衰败。

  在曹永辉老家人大批外出务工的同时,远在福清市远郊的洪宽工业村开始腾飞。曹永辉2002年从广州到洪宽工业村时,那里还相对荒凉。很快,他所在的台资厂商在福清建立三个硫化鞋代工厂,员工达七八千人。而周围像这样的厂商,还有几十家。

  大量厂商的入驻和来自全国各地工人的涌入,极大地刺激了当地经济的发展。2010年曹永辉从福清分厂调到越南分厂时,洪宽工业村规模以上工业产值已超过100亿元,是2005年的5倍多。

  回老家的想法一直在

  曹永辉从业15年的迁徙,几乎和他所工作的台资厂商同步。该厂商2000年前后在广州起家,最初租用其他厂家一条运动鞋生产线,给国外运动鞋品牌做代工,随后生意越做越大,并在广东修建数个分厂。2002年,该厂商入驻洪宽工业村,并很快发展了3个分厂。

  2009年后,东南沿海地区开始面临用工荒,劳动密集型的鞋厂同样“在劫难逃”。当时,包括曹永辉在内的很多中层干部都有招工任务,甚至要返乡招工。

  也就在那时候,该厂商开始向另外两个方向迁徙。一个方向是曹永辉的老家河南,2010年开始,该厂商先后在河南中部的舞阳县、舞钢市等地建了三个分厂;另一个方向是越南,该厂商2010年后开始在越南大规模建厂,目前在越南的分厂已有十多个。

  据曹永辉介绍,他刚调到越南工作的时候,“那里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周末出去喝个酒都要走几公里路,而且工人不好管理,经常罢工。”最近两年,这位老板的生意在越南越做越大,员工加起来有十多万人。外资厂商的加速入驻,也极大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,“我们现在工作那个地区,就在向当年的洪宽工业村方向发展。”曹永辉说。

  知情人士透露,像近年来的大多数劳动密集型企业迁移一样,曹永辉的厂商迁徙是为了节省劳动力成本,“在洪宽工业村分厂一个普通员工月薪大概四千,在河南分厂大概两千,在越南大概一千出头,而四五年前这个数字是四五百元。”目前,该厂商在福清的3家分厂关了2家,剩下的1家招工仍很困难。

  该厂商在越南的中层干部大多来自中国。曹永辉介绍,他和妻子的月薪都在1万元以上,比在国内时高出一大截,出国这五年,比之前在国内十年挣的钱还多得多。

  不过,曹永辉心里面还是想着“回家”。他介绍,4年前他曾错过一个机会,当时老家有个朋友邀请他一起到成都做木材生意,家人担心做生意赔钱,加上他当时刚买了房子缺钱,就没有舍得放弃现在的工作,“当初邀请我一起做生意的哥们,在成都赚了几百万,给别人打工永远发不了财,在外边打了这么多年工,我也干够了,再挣两年钱就回来自己干。”

  至于干什么,他仍没有想好。“这次肯定要回来了,大闺女马上就要上初中了,再不回来一晃眼她就初三了。”在外边打工时他最担心的,是在老家的三个女儿。

  实际上,近年像曹永辉这样想“回家”的外出务工者不在少数,因为成千上万的外来务工者在他们所工作的城市无力买房。河南省统计局官网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,河南省农村外出务工人员选择到省外务工的比例从2012年的47.4%,下降到2013年的43.6%,这个数据到2014年下降到39%。与之相对应的是,选择在本地(本县、本市)务工的比例则在上升。

更多资讯,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荆楚网(cnhubeigw)、最武汉(zuiwuhan01)官方微信。

  • 无人驾驶汽车失控疯狂打转

    无人驾驶汽车失控疯狂打转

  • 涉台独艺人周子瑜道歉

    涉台独艺人周子瑜道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