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频道 > 湖北政务

交通违章权威查询
我想找人代考二级翻译资格
发布时间:2016-05-26 14:43:31来源:长江商报进入电子报

我想找人代考二级翻译资格[客服咨询【σσ:89714818】机构承诺【█“0”风险安全包过█】是百度重点推荐目前国内最好的官方认证网站,放心访问吧。

  原标题:林建华:充分释放院系和老师的潜力

全国人大代表、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。图/IC

  61岁的林建华戴着眼镜,说话时声音柔和,偶尔会蹦出一个单词,透出学者风范。

  林建华曾被称为“改革校长”,如今已回到北大,任校长一职已有一年。

  他曾因改革受到争议,但未因此止步。3月6日,作为浙江团的全国人大代表,他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不在意“改革”这个说法。“我们所谓的改革,最核心的是让我们的院系和老师的潜力充分释放出来。”

  “高校行政化的倾向还很严重”

  新京报:高校去行政化这个问题每年都会受到关注。在你看来,高校行政化的问题是否会长期存在?

  林建华:其实高校去行政化不是高校自身的事儿。目前这个倾向存在并且还是很严重的。北大相对来说比较好,因为学术的力量比较强。可能地方的高校在这方面情况会严重一些,当然,北大也是有的。

  新京报:在这点上,中央层面释放了哪些信号?

  林建华:中央曾经提到要取消事业单位的行政级别,所以中央是有决心的。具体是高校怎么去做、教育行政部门和管理部门怎么去推动的问题。

  新京报:前几年,武汉大学等一些高校在推大学章程,要通过章程来推进民主决策,从而去行政化。

  林建华:对,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。

  新京报:但这个过程中有很多阻力,而且这个章程到底能不能实施,还有很多未知。

  林建华:它是一个过程。谈高校行政化,可以和企业的管理对比。企业管理是对每个岗位有明确的责任和要求,它是根据岗位职责去选人。按这个方向去考核他,他自然就会按岗位职责去做。

  我们现在的高校或党政机关选人是按照另一种方式,他看你这个人怎么样,把你挑出来,说你这个人不错,然后再看适合把你安在哪个地方。这个选拔过程,并没有和岗位职责很好地联系在一起。

  “去掉级别,有利于去行政化”

  新京报:北大在人才的选拔上有哪些尝试与突破?

  林建华:前段时间,北大医学部主任的选拔就采取全球招聘的方式。这个位置需要招一个人,什么样的人合适,大家来评,评完后选出来。这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行政色彩,而是从一个职业的角度去考虑问题。

  新京报:你在北大推行的改革,也是去行政化举措的一部分?

  林建华:去行政化并不是目的,我们的目的是通过找合适的人来做合适的事,把工作做得更好,这是目的。

  新京报:全国高校去行政化的问题,你有什么建议?

  林建华:如果能够把级别去掉这是最好的,如果真是去掉了,那对于去行政化肯定是有好处的。

  新京报:如果去不掉的话应该怎么办?

  林建华:去不掉的话,就一步一步做。学校实际上有很大的自主权,从人事的角度讲,要按组织程序进行。但从人事聘任的角度讲,聘一个院长和聘一个教授其实没什么差别,都可以用聘任制。

  高校改革最核心的是建立制度体系

  新京报:你在重庆大学和浙江大学都做过校长,好像在每个高校任职都会推行改革。有人说你是改革校长,你怎么看待这个称呼?

  林建华:我没有说自己要做什么改革。其实我在重庆时从来没有提改革,直到最后去向教育部申请综合改革试点的时候,我说要有综合改革,在那之前从来没提过(改革)。

  其实就是你想把学校办成什么样?目标明确之后,要知道现在有哪些差距和问题。解决问题时,有些是表面的,有些是深层次的。解决一个深层次的,表面的问题往往就没了。

  综合改革也好,改革也好,就是要找这个深层次的问题。把这些问题解决了,实际上就是改革。

  新京报:你不是很在意“改革”这个说法?

  林建华:对。你说我要改革,搞得人心惶惶的,也没什么意思。我们所谓的改革,最核心的是让我们院系和老师的潜力充分释放出来。

  改革也好,不是改革也好,最核心的就是怎样建立一个制度体系,能让老师很happy(高兴)。在做自己事情的同时,把学校的任务也完成,这就是一个最好的状态。

  新京报:想要有变化,就会有阻力。你在这个过程中是否遇到阻力?

  林建华:有说好的,也有说不好的。如果说我们做这个事是为了学校的发展,同时个人利益也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障,那大家都会赞成。但这个过程中肯定有人会受影响,也有人会提升。

  我回来之后,花了很多时间在讲,比如说大学的逻辑。然后是怎么样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,同时保证大家要按照学校的这个方向走。

  新京报:你到浙大当校长时,曾出现学生抗议的事。

  林建华:当时有几个国外校友会的人说,重庆大学的校长怎么跑我们浙大来了?既不是院士又不是什么的,反正就是不合格。

  后来都挺好的,包括他们本人和我都关系特别好。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换位思考,我也会想,你凭什么跑来?

  新京报:你是怎么处理那个事情的?

  林建华:我当时都不知道,他们说网络上炒得很厉害。那几天我挺忙的,也没在意。他们跟我讲网上怎么回事儿,我听一听就算了。到现在,骂我的东西我都没看过。

  “高校腐败没人们想象的那么严重”

  新京报:去年北大和清华在招生时曾有过一场“骂战”,这个事情你是怎么处理的?

  林建华:当时我没有太关注。后来他们给我打了电话,清华的校长也给我打了电话,我说这个事情我们两边都要克制,北大、清华毕竟代表中国高校的形象。我当时也批评招办,说你们这样形象很不好,不能为了抢一个好学生不择手段。

  新京报:你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?

  林建华:现在这个招生体系肯定是有问题的。好学生都往北大、清华跑,对别的学校也不公平。这个事对北大、清华也就是名声上的事,分高一点,分低一点算什么?都是好学生。

  我们还是希望,将来能够让我们全面、综合地考查学生,不只是看分数。当然,这里有很多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。

  新京报:近年来,不断有高校出现腐败问题,有的是领导层出了问题,有的是招生上出了问题。你对高校腐败有什么看法?

  林建华:我觉得高校腐败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严重。不过,如果高校有任何腐败,伤害要远远大于其他任何机构。大学必须是一块纯净之地,不允许有任何腐败。

  新京报:杜绝高校的腐败现象,你有什么建议?

  林建华:我觉得大学要从体制上、制度上来杜绝这个事情。我非常赞成现在的八项规定,从小事儿做起,要规定哪些底线是不能碰的。学校也要做这方面的工作,不光对党员,对老师也要把这些东西说清楚,哪些底线不能碰。把这些讲清楚了,大学的腐败现象是不难控制的。

  “在学校里挺好的”

  新京报:你已在任一年,你觉得北大的变化大吗?

  林建华:发展还是很快的。北大这些年发展都很稳定,不管出什么事儿吵吵闹闹的,底下的发展都是很平稳的。

  新京报:能不能总结一下这一年的工作。

  林建华:我觉得好多事情刚刚开始。事情挺多,但做的所有事都是打基础的,不要急功近利去追求什么,只要踏踏实实把制度体系建设起来。

  新京报:近几年有很多高校校长转而到国家部委等机关做官。如果有合适的机会,你会不会考虑?

  林建华:我不会的,我觉得在学校里挺好的。

  新京报:你对自己的身份定位,是学者还是官员。

  林建华:肯定不是官员。

  ★新闻内存

  北大校长分析高校去行政化

  林建华认为,从表面上看,高校有行政级别,这种行政级别就使得它按照公务员管理的行为方式去做事。本质上,高校的行政系统为谁服务?学校的决策是由行政机构做出的,还是通过一定的民主程序来做出的?这可能是最根本的。

  如果说高校的决策是能用学术、民主的方式做出,各部门又能去执行,这样的话其实有没有级别,关系不大。但现在问题比较复杂,当你有这个行政级别时,它就会偏离原来应该发挥的作用,而是用一种行政化的方式去行事。

更多资讯,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荆楚网(cnhubeigw)、最武汉(zuiwuhan01)官方微信。